Shine北雨

十三有云文长稀

锦言 (亮光)青驱➕棋魂

5月进6月,这个季节大约是最难过的了,梅雨期间下雨不断,但是,温度却不曾降下来,夏天的东京太难熬了,即使从小生活在这里的人,也觉得。
庭院外的竹筒在不断的滴水,塔失明子把前天的晾晒的衣服收好,但是手里润润的感觉,并不太好。
“真是麻烦啊,这衣服感觉太湿润了,在晾晒下吗,可是一直没有太阳,还是烘干吧。”明子夫人苦恼的说道,她把衣服收好打算拿去烘干,这个时候,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想动,明子抬头看了眼屋内的挂钟。“啊呀,已经这个点了,应该准备前菜了,今天吃奶油炖菜好了。”
“亮君,你回来了吗?”明子夫人朝着门外说了一句话,但是并没有人回答她,她有些疑惑,虽然自己的儿子越大越不爱讲话,但是,回来不说话是不曾有的。
明子夫人把收好的衣服放在一旁,打算去玄关看一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等来到玄关的时候,却发现,偌大的玄关却无一人。
“好奇怪?我刚刚明明听见有动静了,难道真的老了出现幻听了?”明子夫人扶住自己的脸喃喃说道,想着自己已经不年轻,大概真的是听错了,还是赶紧去准备前菜吧,亮君应该快回来了。
塔失亮手里握着的白棋把对面好不容易复活的大龙彻底断掉了,对面的棋手倒吸一口后,感觉自己的后牙都要咬碎了。
这该死的小子,这几天的棋怎么那么锋芒毕露,感觉就和打了鸡血的将军一样,一直在进攻!
“我认输了。。。”山田五段把手里的黑子放下后无奈的说到,今天是冲段的第二站,他败给比他小太多的人,虽然很丢脸,但是人家毕竟是大名名鼎鼎的双星之一,塔失亮啊。
嘴里吐出一股浊气,今年的a组看来无缘了。
“谢谢指教。”
“承让。”
“要复盘吗?”山田五段松了松有些麻木的脚问道,他现在年级越来越大了,这种坐姿也越来越感觉痛苦了。
塔失意外的摇了摇头,他开口说:“不了,今天我还有事,请见谅。”
山田5段赶忙摆了摆手,“你是要去看近藤那小子的棋吧,今天他也有手和吧。”
已经起身的塔失亮明显有些僵直,他抿着的嘴好半天才开口“不是,今天家母让早点回家。”说完起身拿起了一旁的包打算就走了。
“啊,是吗,最近那小子也特别的勇猛啊,都闯进本因坊循环战了。”山田五段说道,他回忆起他在预选赛就被咔嚓了,但是旁边一组的进藤却挤进循环赛。“如果我没有记错,第二场的循环赛他的对手就是你了。”
塔失亮点点头:“是的,那我失陪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一出去,就撞见了那个标志性的黄色头发,明明已经17岁了,却还是有些娃娃脸的人。
“啊,塔失!”近藤光也刚刚出来,他今天的对手很难磨,和他性格完全不搭,就像是狼一样,一直纠缠着不放,不过好在,最后的几手让局面不能在拖下去了,对手3子负于他。
塔失亮有些一愣,没想到那么快就遇到了近藤,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赢棋了。
“塔失,你赢了吗??”
“当然。”
少年并没有出现放心的表情反而是一脸应该如此的表情,这家伙不会以为我是不败战神吗?
塔失皱着眉头,“你。。。要去我家复盘吗?”
当他讲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在说什么,平时不都是在棋社复盘的吗?
这边的近藤也是一愣,但是随后他用他一直带在身上扇子撩了撩有些微长的金发摇头说“不了,今天还有事。”
“啊,这样啊。”

两个人顿时没有话了,气氛一瞬间感觉有些尴尬了,但是好在后面出来的山田五段打破了这尴尬。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啥,还不回家,要下雨了。”
近藤连忙打个哈哈说马上。
看着少年急忙走出去的背影,塔失再一次心烦了。
距离上一次两个复盘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