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北雨

十三有云文长稀

锦言(亮光)

Cp 亮光
大概是棋魂和青之驱魔师的结合,借用青驱的一些世界观。
普通人亮,驱魔师光。
光和雪男还有修拉经常一起工作,和狮郎关系很好,童年受到过他的关照,现在是上一级驱魔师,持有骑士,手骑士,咏唱骑士,家中奉行志那都比古神。
——————————————————————————
http://shinebeiyu.lofter.com/post/1e744939_100ba1ff 上一回
4
“驱魔师。。。”
静怡的病房内,消毒水混杂着药味,即使摆着一大束的百合花却丝毫闻不到百合的香味。
塔失坐在凳子上,病床上躺着的正是那天得救了的明子夫人。
但是,就算毒素被压制了,因为是普通人,毒素还是太强烈了,在之后连续抢救了2天才从生死线上拉回来,不过,因为毒素扩散的导致被咬的右手完全的坏死了。
表面上看着没有什么,但是实质上已经没有任何用。
那之后,进藤也来过,送来了那一大束百合花表示歉意。
其实,他没有什么错,这都是一场意外,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那天恶魔会出现在塔失家。
看着自己的母亲躺在病床上,那天被母亲保护的一幕一直遗忘不掉。
那从来没有过的无助感觉,笼罩来心头。
“那是恶魔啊,普通人的塔失,怎么可能对付的了,所以不要责怪自己了。”进藤这样安慰过自己说。
普通人吗?
塔失才知道自己的认知多么可笑,什么棋如人,完全的扯淡。
握紧的手放在白色的床单上,显得苍白而无力。
另一边。
进藤接到了工作地调换的通知,任命书上赫然写着,暂时前往正十字学园职教。
日期是下一个星期日前。
“这尼玛,玩我是吧。”进藤感觉自己的嘴角抽搐,他把这份任职书放在一旁,因为还有一份任务书。
正十字学院,正十字骑士团在日本的分部就在此,以前进藤都是在外面工作,很少回去,但是这会却要他回去职教???
“正十字学园啊,还要上课,真是,本来时间就很紧,现在还加这个任务。”
“我还真是操劳的命啊!”进藤背靠着凳子。
“有什么不好的,去职教的话,外出任务不会相对少点!”美津子把切好的水果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进藤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妈妈,你觉得我是那种能教导别人的人吗?”
“啊拉,你围棋上不也指导过别人吗?”美津子回忆道,对于儿子连做两份完全不同工作这种事,一开始是拒绝,毕竟驱魔师这种工作非常的危险,本来时间就不多,还当上了职业围棋人。
本以为只是玩玩,结果尽然真的从12岁开始坚持到现在,两边的工作尽然都能很好的完成。
不然也不会那么年轻就成为上一级的驱魔师,这让美津子在娘家那边人可是非常自豪的。
说道娘家,美津子想起今天早上打来的电话,“对了,光,再过一个月就是祭祀的日子了,你不会忘记了吧,你外公他今天还特意打电话来提醒的。”
进藤一口吃掉切好的苹果点头说:“当然了,毕竟,自从泽哥消失了后,外公天天想着我去继承,那个时候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美津子想到那个消失的人,顿时一阵无奈,“本来小光可以不用继承的,没想到啊。”
“反正都是差不多的,继承了也没什么。我先走了,一会还有任务。”
“哦,好的,要回来吃晚饭吗?”
“不了。”说着进藤背着装着两把刀的袋子走出门。
塔失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就在1个小时前,明子曾醒来过一次,但是随后又昏睡过去了,医生说这是手术后常见的症状,已经醒过来就表明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
塔失就只能先回来了,等进家后,发现父亲坐在客厅似乎在等他。
明子出事的时候,塔失行洋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当听到是因为恶魔的原因似乎也没有多少吃惊。
“你母亲怎么样了。”
“中途醒来了一次。”
“那就好,明天早上我去吧,你明天不是还有手和吗?”
塔失亮想了想这几天都在医院,棋院那边的事都是交给了绪方,明天还有手和这件事他也才刚刚想起来。
“我还是请假吧。。。”
母亲还在医院怎么可能放心的去棋院。
“小亮。”行洋喊住了塔失,他犀利的眼神的看着自家的儿子,这个从来没有让他操心过的,但是,毕竟是自家儿子。
“不要慌了自己的心态,有些事,是没办法的。”
塔失的身影一瞬间有些僵直,他松懈的手又握紧了,“父亲难道不吃惊吗,我们生活的世界尽然有那种怪物,我们遇见了却没有任何办法!”
行洋看着激动的塔失,他叹了一口气,“吃惊,即使我知道恶魔的存在,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家人尽然会被恶魔所伤。”
塔失心里震惊,父亲他知道恶魔的存在???
“早年间我的一个盆友就是驱魔师,那个时候,我还曾经见过恶魔,人类在恶魔面前那么的渺小,当时还有好几个驱魔师在,恶魔在后面狂暴了,2个驱魔师就死在了我的面前。”
“所以我也知道,驱魔师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行洋看着自己家的儿子,他见识过那个场面,而儿子和夫人也刚刚才从恶魔手里死里逃生过。
“你的那个对手,进藤光,也是驱魔师吧。”行洋问道。
塔失听到这个名字,感觉莫名的气愤更加了,“是的,我也是那天才知道。”他特意强调了那天才知道。
“那个孩子年纪轻轻就是驱魔师果然上次见到的时候我没有看错。”行洋回忆说道。
塔失亮奇怪的看着父亲不清楚父亲这句话的含义。
“那次见到恶魔的时候,那几个驱魔师中就有进藤光。”行洋说道。
塔失瞬间想起父亲第一次见到进藤时候的眼神有些奇怪到底是为什么了。
塔失不知道怎么回到房间的,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他的父亲都知道进藤是驱魔师,但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结果。。就是。。。。连父亲都知道的事,我却不知道吗?”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