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北雨

十三有云文长稀

锦言(亮光)

6
「也许,你在埋怨
也许,你在烦恼
也许,你在想。。。。
他一直在隐瞒你。
他的眼里没有你。」
恶魔的话语好像是海妖塞妊一样,他感觉自己就和船上等死的船员。
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不是这样?他没有告诉你的事连你父亲都知道,你却不知道?」
他只是不好说而已。
「因为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才不说。」
不是!!!他是我一辈子的对手和朋友!
「一辈子很遥远的,现在都瞒着你,更何况未来呢!」
不是的。。。。绿色的身影抱着头痛苦的缩成了一团。
「你们从一开始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
和谷今天表示自己非常的背,早上出门遇到了难得的堵车不说,自己最爱的鲷鱼饭团也没有了不说,买的面包中间尽然还有红豆沙。
“这种里面加红豆沙的面包谁要吃啊!(╯‵□′)╯︵┻━┻”一把把这个面包摔在地上,结果还被院长看见了。
和谷表示他心好累。
作为朋友的伊角已经习惯性的尴尬笑了,“好了,一会还有手和,不要泄气了。”从中国回来后,他个人除了更加成熟稳重后,他的棋也如他的人一样,就像进藤说的那样,有一种非常基础但是却很难找到死角的棋。
和突发性的那种棋手不一样,这种人的棋就像是温茶,温润但是却让你的味觉都弥漫着味道。
和谷明显属于意外的棋手,他有时候能下出一手特别妙的棋,让人大吃一惊,和进藤一样,大概是两个人的性子都是大大咧咧的,不过时间下的两个人,都相对的沉稳,大概是所谓的长大了。
小孩子时候的想法和大人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即使保持着一个信念或者理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慢慢的琢磨着你的信念和理想,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绘本,现在在看可能体会更多儿童时候不同的观点,因为你自己的思想被社会这个大圈子所晕染了。
18岁的少年比以往更加的努力,但是,迷茫也越来越多。
和谷一进对局室就发现了一个绿色的身影坐在那里,没有人的房间中突然出现这个人,让和谷更是一惊。
这个人明明不会提前来那么早的!!
“咳咳。。”他稍微的咳嗽了下表示了自己的存在,但是绿色的人影完全没有理他。
心里有些作怪,不被人注意的感觉格外的不好,“塔失,今天真早啊。”
绿色的人影好像才感觉到有人来,意外的抬头看向了和谷。
那是一张和平常不一样的脸,眼底下的青色明显没有睡好的表现,本来白皙的皮肤显得有些死白,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
围棋狂魔,围棋公子尽然有这种一面????脑海中惊悚但是突然想到棋院里的传闻似乎是他的母亲出了事住院了。
“嗯,早。”简单了回复了下后又低下头。
和谷再一次告诉自己这种事他应该习惯了,这人一直都这种态度。。。。
“对了,进藤今天没有来?”塔失突然问道,但是,立马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个愚蠢的问题,今天早晨才见到进藤的。
和谷翻了个白眼,果然这人眼里只有进藤,“进藤这家伙没有手和一般不会来棋院的。”
“真是的,以前天天来,什么时候开始这家伙除了手和外都不来棋院了,积极性都没有了!!”和谷低声嘀咕。
没有手和都不会来?
是这样的吗?
自己似乎都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
很少来是因为驱魔师的工作没有时间吗!!想想昨天晚上的对话,如果不是偶然出门,都不可能发现通宵工作的进藤,果然驱魔师的工作非常的多。
自己还要求他在棋社复盘那么久,原来,是耽误他时间吗?
不对,围棋最重要不是吗!!!
「围棋和驱魔师,你觉得进藤会觉得哪个重要。。。」心中那个声音再一次想起。
「你想不想知道答案。」
想。。。。。。
突然,和谷震惊的看着塔失身体上涌出的黑色宛如墨汁一样的东西瞬间向四周入侵!!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