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ne北雨

十三有云文长稀

锦言

5
5
一阵窒息的感觉,就好像头被按在水盆之中,怎么挣扎着双手,却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即使这种窒息的感觉下一秒就要死了,但是大脑却还在工作并且明确告诉他并没有死。
不知道这种感觉持续了多久,塔失猛然间睁开了双眼,那含糊不清的画面和窒息感随即消失。
额头上到处是虚汗,塔失起身坐在床边,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见。
去喝点水吧,塔失这样想着,他轻声的推开门然后走到厨房去倒了一杯水回来,但是等他走回房间后,却被房间内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住了,手里的水顺势泼洒出去。
塔失立马打开灯,因为猛然间的光明让塔失好半天才反应过,他走到床边看见床上被水打湿的痕迹,不由的皱起来眉头。
看来这没法睡觉了。
看了眼在桌子上的钟表已经5点。
塔失觉得今天他是不用睡了。
认命的把被单放到了脏衣篓里然后换上了衣服就走出了门,等他出了门,现在黑漆漆的外面的时候,塔失才觉得自己是不是傻。
大早上这个时候出门干什么!!!
还不如回去打谱!!
但是想着现在似乎并没有这种心情加上都出来,出去转转没准心情会好很多。
塔失就这样走着,一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寂静的可怕。即使有路灯,但是,一种阴森的感觉还是让塔失背后的汗毛有些竖立。
人类在寂静的时候总是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鬼,比如妖怪,再比如。。。
恶魔。
。。。。。。
前面两个没有见过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感觉,但是最后一个恶魔,前几天才见到。
印象中记起了早上在手里调查的恶魔的资料。
恶魔,非人类的存在,是邪恶的代表。
如果是以前塔失肯定会嗤之以鼻但是现在在前后都没有人,旁边更是空旷到看不见的东西地方。
塔失觉得,他就不应该出门。
“踏踏。。。”
远处传来一阵声音,塔失感觉的呼吸瞬间屏住了,这个声音是脚步声。
大清早的,夜不归宿的回家人吗?或者上课的高中生?
现在高中生会上课那么早吗?
脚步的声音的越来越清晰,塔失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弹,等脚步声接近的时候,塔失发现尽然是一个穿着衣服很着急的中年人匆匆从自己身旁路过。
不知道是不是安心,塔失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间自己的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塔失猛然回过头,但是他看见眼前这个有些黄色头发熟悉的笑容的人的时候,一瞬间噎住了。
“塔失,大早上的你在这干什么。不会告诉我你在梦游吧。”来的人正是进藤。
他刚刚解决掉了一个小恶魔,正在往家赶,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他看见不远处一个有一头绿色头发人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动。
感觉很像塔失,但是那么早,应该不可能吧,结果走上前发现真的是塔失。
大早上的不在家睡觉在街上闲逛的塔失???
这个发现让他吃惊不小。
塔失缓过劲了,他看着眼前背着一个包的进藤,这个点尽然还在外面。
“你这个点外面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任务拉!我找那个恶魔找了2个多小时才找到不然我早就回去了。到是你在这里干啥?想要巧遇恶魔?”进藤摸着下巴说道,“一般人是看不了恶魔的,上次那条蛇因为毒气太严重了你们才看见。”
塔失顿时一阵,“普通人看不见吗?”
“看不见的哦,你以为谁都能看见那不人人都可以成为驱魔师了!”进藤没好气的说。
“好了,虽然看不见,但是最近这附近并不安全,即使不是恶魔,我送你回去了!”进藤感觉自己特别慷慨的说,塔失立马听出这中间的意思,站直的看着比他有些矮的进藤,“你觉得我会怕吗?”
“你不怕,我怕成吗,走了,送你回去我好也回家睡觉!!!”说着催促着塔失往回走。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家不是这边的在前面走,一个家在这边的走在后面。
等走到塔失门口的时候,进藤刚想转过头对他说,塔失却先开口了。
“进藤。。你什么时候成为驱魔师的?”
。。。。什么时候?进藤一瞬间蒙住了,他想了想塔失应该不知道驱魔师是要经过测试才得到的称号,大概就是指这一行吧。
“。。。什么时候。。从我懂事的时候,家里的人是做这方面的,我成为驱魔师也是理所当然咯!”
家里就是驱魔师?“你父母不是普通的员工吗。我记得。”
“确实,不过我妈妈家族那边是,所以我也就是。”进藤解释道。
“好了快进去吧,我快困死了。”进藤抱怨道,塔失没办法也只能打算进去,就在他关上门的时候,突然说:“进藤,你以后还会下棋吗。”
进藤一愣随后说道:“当然了,我还会下棋的啊!”
“是吗。。。。”
“嗯。。。”
“我走了,后天见!”
塔失关上门,屋内黑暗的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进藤,你在撒谎呢,你撒谎的时候有小动作难道不知道吗?”

评论

热度(4)